金克己

又磨叽又烦人 天天bbbbbbbbbbbb烦死了

一个飞行员龙?

死皮赖脸 空手撩汉 校门堵人 请客吃饭

我就想不明白了
这都什么玩意儿
真的写到现在
突然觉得不合逻辑
大纲想大改
期待下回家长看班








晚上老秦想着未来的小情儿,推了老舅的饭局,寻思找个bar消遣一下。半小时后,满腹经纶才高八斗的秦二少留下一句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。”留下老刘,带风离场。
马龙寻思寻思,追上来了:“回哪儿啊!”
“回大院。”
“那那啥,把你房子钥匙给我,住一宿。”
“别他妈带女人去。“

才八点,秦志戬回家的时候他妈还挺惊喜。秦志戬陪二老唠了会儿嗑,上楼冲了个凉水澡,在秋天燥热的晚上,没有Wi-Fi的老房子里,摸出来警服里的小纸条,开着流量加上了许昕的微信。许昕那块儿不知道干啥,同意的挺快,发了句“您哪位?”礼貌而疏离,后面跟了个emoji,30岁的老纨绔开始了教科书式的撩大学生。
许昕段数明显不够,还没觉个味,已经七晕八素,在复杂的心情中,答应了秦志戬就“抓错人而赔礼道歉”的饭局子。



中国人对饭局有种特别的信任感。“民以食为天”的饮食文化影响在社会生活中,就是无论发生什么都要通过饭局来解决。
许昕下了课就看见秦志戬站在逸夫楼门口。叼根烟,没点火。许昕登登登从楼上跑下去,换了常服的秦志戬看起来柔和了一点,但也只是一点。许昕其实也不理解,人海茫茫,为啥非得请他吃饭,出于对人民警察的信任之情,和当代大学生不要脸精神的极致发挥,许昕同意了,但是许昕还是决定问一下。
“秦警官。”
“哎。”秦志戬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小孩,时间仿佛被定了格,秋天温暖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许昕脸上,一直瞳孔在强光照射下变成了浅褐色,像是夏天留下的小尾巴藏在那,秦志戬笑了一下,
“别叫我秦警官,什么玩意儿,我现在又没穿警服。”
许昕认真思考了一下“老秦!老秦咋样。”
“听着能比秦警官好一点吧。”
秦志戬在给许昕开车门儿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以前一个傍家儿,当时他喜欢乖巧的,圈子风气还没有这么杂,那尖孙从小中等家庭长大,没经历过什么大风浪,刚出柜就让秦二少包了。他当时是把人当傍家儿,那孩子把他当爱人。后来秦志戬甩了他,滥交,吸毒,得了hiv,再后来谁也不知道了。打那以后,秦志戬再也没养过小男孩儿。但是从昨晚到现在的邪火和北京湾秋初燥热的阳光一拍即合,在秦志戬心里烧啊烧,他突然决定和这个男孩过一辈子。
许昕让这么一叉,早忘了自己要问什么,系上安全带后,看着老秦“老秦,我再给你做个自我介绍吧。”
“昨天不说了吗。”
“微信上交换姓名那能叫自我介绍吗!”
“你随意。”
“那我开始了。”许昕顿了一下。“老秦你好,我姓许,叫许昕。”
老秦一边听着相声贯口,一边回想,操蛋了,没问他上哪吃呢。三十岁—第一次正经谈恋爱—秦志戬内心复杂,只能开车一遍一遍的兜,等许昕闭嘴,并适时递给他一瓶水。
“你想吃啥?羊肉锅子?”
“成啊。” 秦志戬七扭八歪给车开进一个小胡同儿,俩人推开古老斑驳的朱漆大门,许昕感觉自己回到了早什年间的京城,里头小二穿着力巴服迎了上来。
“二少!今天我们老板还念叨您了,今儿羊肉特好,外蒙空运来的。”
“成,老样子,上点萝卜。”
“得嘞,您二位,里边请。”
秦志戬一低头看到许昕眼里的小星星,“你似乎有话要说?”他不知道许昕内心的崇拜之情在小羊肉入口的一瞬间达到顶峰。

争风吃醋 打架斗殴 无辜牵扯 一眼定情

决定开个中篇?
官二代痞子秦X大学生昕
今天看班家长太帅了
穿个👮的黑棉袄
一股痞气
脑洞大开 遂作此文






大冷天的,许昕红着脸从门口一路跑到老秦车上。老秦给他拿了个山东黄瓤烤地瓜,有点烫手,问他:“你又他妈穿这么少,大冬天你不冷?”
“有你啊。”
“要我干啥?二十年以后伺候你半身不遂?”
“起开。吃啥去?”
老秦突如而来的脸红“回家!”

说到这俩人勾搭上,那还真是一段眉来眼去,狼狈为奸,衣冠禽兽的浪漫校园言情小说。
当年许昕隔壁学院打群架,许昕他班赶巧上体育课,被赶来的特警一一制服。只经历过一个月军训的大一新生军体拳都没打完,许昕几乎是没有挣扎就被拎到大礼堂去了。老秦一个大队长,被自己老舅请来平事儿,为了不给这帮小孩留案底,他舅也是费劲了心思。
老秦拎着麦,穿着军靴在演讲台上来来回回,大头靴和讲台产生一种沉重而空洞的回响。老秦皱着眉头,摸着自己长长了的头发茬子,有点儿燥,许昕被马龙押了进来 ,作为敢对特警回手的大学生,马龙对这个孩子的勇气佩服。秦志戬本来想招呼马龙来一哈,一抬眼对上许昕那双懵懂带着点愤怒的眼睛,小孩白白净净的脸上这红晕,一下子就怼进了老秦的心里。给了自己僚机小马龙一个眼神,马龙眨了一下眼,那意思:这样的?疑问句。许昕瞅着自己隔壁同学眉来眼去,秦志戬眼神:用你管,赶紧的。马龙空出一只手,揉了揉脸,直接给人领老秦前面去了。老秦的内心是拒绝的,只能从兜里掏出一根笔和一个小本儿,虎着脸:“把你姓名,联系方式和微信写下来。”

刚解放了的小胳膊有点酸,许坚强仍然接过了笔,有点抖:“干啥啊。”

马龙更严肃:“让你写不会写?哪儿那么多话。”

老秦给人纸条接过来,一撕,顺手摸了下许昕的屁股,配合马龙眼神:“去,给那个穿荧光黄那小子叫过来。”老秦回味了一下手感,顺手帮兄弟解决了下半身问题,这个警出的还是挺值。

又一辆车

西装 play
上课40分钟撸出来的
也许以后不会开车了
毕竟我他妈!
离开了c班





那天是许昕和老秦一起参加商业活动,也是许昕第一次看老秦穿自己的西装,版型微妙,细条纹黑西装,老秦还特闷骚的在穿了双黑色的长筒袜包住纤细的脚踝。当时许昕在外头飞了一个月,老秦等于是一个多月头一回见着许昕真人。主办方心知肚明的给俩人分到了一个休息室。许昕看到老秦的时候,老秦嘴里叼了根儿烟,不正经的扣子松松垮垮玩手机。
“auv,真人哪。”
“滚。”不再在屏幕里困着的人变得鲜活立体,一笑一怒都是一种鲜活的色彩,许昕一击直球,把老秦嘴里的烟拔出来,吻了上去。这个吻内容丰富,尼古丁的味道承载着恋人的思念,思而不得的念想,深吻。
许昕的大脑袋在老秦的衬衫上蹭啊蹭,老秦嘴上嫌弃的很,却反手默默抱住了许昕,手指插进许昕的头发里,还没打发蜡的头发柔软又蓬松,许昕腹黑的在老秦裆上摸了一把。老秦笑着骂他“小流氓,你等回去的。”


http://m.weibo.cn/5204612349/4041465732520657?uicode=10000002&moduleID=feed&mid=4041465732520657&luicode=10000011&_status_id=4041465732520657&lfid=2304135204612349_-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&sourcetype=page&lcardid=


妖精打完了架,身上的伤痕比家里的金牌还多,许昕摸着老秦的后背,安慰自己还好现在是秋天。

总裁秦X秘书昕

马上要上课了
好烦
一条高三狗的怒吼
年龄差太大不会谈恋爱
多么可爱
我喜欢爱人这个称呼
所爱之人
爱我之人






老秦追上许昕的时候已经40多了,许昕才26,朝气蓬勃,热爱新鲜事物。老秦之前,耳濡目染,圈子里的不正风气,谈的恋爱说实话就是“包养”。花点钱,养一个女人,像只小猫小狗,但是不一样的是女人要求的,比小猫小狗多几百倍,但是这几百倍是用来标榜自己是一个正常人的。老秦知道这不对,于是偷偷的下了个微博,为了拉近自己和许昕的距离。不仅关注了许昕,而且把许昕的关注都关注了一遍。
于是,在总裁秦看到“X美吐槽君”的口红表白下一系列的叫好后,去ysl包了一盒刻字口红送给许昕。
于是在总裁秦看到“当女朋友说肚子疼时,要去敲她屋门”秦志戬抓住了许昕发给他“老秦,我肚子疼。”的时机,拎了一杯红糖水去许昕部门视察,却没看到后面的“咱俩晚上去吃啥啊!”
于是在总裁秦看到许昕转发的抽奖微博后网购了个一模一样的,三天之后,和许昕拿着一模一样的快递盒两脸懵逼。
当许昕终于发现那个疑似僵尸粉的粉丝是老秦的账号之后,许昕抢过老秦手机,把微博名怒改为“一条锦鲤”

掏耳朵 二

为了开车
心累
写个甜饼
温暖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
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





周五下午放学,人都走干净了,许昕在那磨蹭,终于等到老秦张嘴。
“大昕儿,你去门卫给我件取一下,拿到寝室来吧。”许昕应了一声,颠颠儿的就走了。



“大爷,我来取一下秦老师的件儿。”
“啥?”大爷上了年纪耳朵不好,但是声如洪钟。许昕揉了下耳朵。
“我说!我来取秦老师的件儿!”
“噢,件。”洪钟大爷戴上老花镜,从那一堆快递里扒拉出一小盒子,仔细辨认。
“就这个了,秦志戬秦老师。”
“成,谢谢大爷。”
许昕把东西拿到秦志戬寝室去,老师宿舍在男寝顶楼,许昕爬楼爬的有点喘,到了门口,门也不敲,随手把件扔到沙发上,秦志戬拧了一瓶水。
“冰水呢?”
“别贪凉,常温的喝吧。”
“你这邮的啥啊?”许昕拿着水好奇凑到旁边看他拆件。一拆开一个小包,许昕瞬间就有了不好的预感。大蛇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开始往后退,秦志戬一抖手腕,邪魅一笑,布包展开,掏耳朵的工具一应俱全。
“还送了包棉签,好评。许昕你过来来。”
“…疼。”许昕嘴一瘪。
“把你那下嘴唇收回去,过来。”秦志戬最后通牒。



许昕侧躺在秦志戬大腿上,老秦还在上面挑,慢悠悠的,“咱先从哪个开始?”
许昕听着窗外蝉鸣,老秦的手轻柔的像根羽毛,搔阿搔到了许昕心上。迷迷糊糊许昕还想,自己大概是爱上了掏耳朵。

掏耳朵 一

有错误请指
圈地自萌
小段子
艺术来源于微博







许昕脑袋疼,班主任秦老师尽职尽责给人请了病假去医院。拍片没毛病,大夫让进五官科看看,许昕还挺纳闷儿,脑袋疼五官科走一走算怎么回事。老秦目不斜视:“蛇的生理构造不太一样。”
俩人到了五官科,大夫来回扯扯,扒开耳朵一看,挺严肃:“趴下别动。”老秦也一脸严肃:“大夫这什么毛病啊?”
“你们这样家长我见多了,你不能因为孩子怕疼就不给孩子掏耳朵。你瞅瞅,都堵上了,脑袋疼就是憋的。”大夫严肃又认真。秦志戬努力了一下,没憋住,笑了。
大夫拿了小机器,给许昕吸了两下,那么大一块儿耳屎,老秦和大夫搁那对着耳屎研究,许昕一个人在床边捂着眼睛感受人世的喧嚣。
“成了,家长回去别忘了定时掏耳朵啊。”
出来五官科,许昕头是不疼了,眼睛还疼,特别疼。老秦还在一边嘲笑他:“我说我上课叫你怎么听不见呢。”
“嘶…家长麻烦你小点声,闹死了。”
老秦突然凑到许昕耳朵边,给许昕吓了一跳,气呲的痒痒。
“活j8该。“

不言 二

艺术不仅来源于生活
还来源于微博






考完的那天晚上,老秦带着许昕和马龙爷仨喝了顿大酒,仨人在老秦的宿舍里睡到地老天荒。第二天老秦迷迷糊糊给俩人送去了机场,回屋又搂了一个大觉,中途还起来摸了个手机,看到俩人报平安的短信又安心睡去。
再起来已经是傍晚了,晚霞在教学楼后面躲着,床内床外一片寂静,一点人气儿都没有。老秦坐在床上清醒了一下,打开手机满屏都是许昕的信息。
“老秦我到家啦!”
“老秦你咋不回我短信呢!”
“老秦,看微信。”
“老秦…”
把屏幕划拉开,那边是许昕传来的超长的语音,老秦一条一条听完,感觉自己在早上,窗边小鸟叽叽喳喳,少年的声音好像朝阳。老秦哑着嗓子给人回了一句,“刚醒。”气音给许昕听的好悬没硬,抖着手发过来一条视频请求。



等待的时间很漫长,终于下成绩那天,老秦去机场接了许昕和马龙。许昕下来的时候特激动,一边喊着“老秦我想死你了!”一遍冲过来要抱抱,借着冲劲还把下嘴唇往上送,老秦躲了一下没躲过,黑脸一红。
马龙到的晚,秦志戬一边听着许昕说自己在老家的事一边骂自己,骂自己是个变态,一边猜许昕妈妈知道了是先打断许昕的腿还是打断自己的腿。马龙终于到了。老秦开车,马龙和许昕在后座怼天怼地怼日月,老秦分了个神听着,觉着这样就特别好,车后座炸开一朵又一朵的烟花。



填单的时候老秦没跟着,要说的之前都说完了,只是出来的时候问了一嘴,许昕特张狂的说五个志愿填的都是江苏师范,老秦一巴掌呼上去,不愿搭理他,转头问问马龙,马龙第一志愿是江苏师范,老秦好歹放了一半心。



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,许昕领着他妈去了老秦的寝室,兴高采烈的炫耀江苏师范的录取通知。许昕他妈长得凶,手里还拿了什么。老秦吓了一跳,瞅了一眼许昕完整的腿,以为自己猜中了,要先从自己的腿开始打折?后来许昕他妈满脸笑容,拿出来地方特产铁棍山药。
“老师,大昕都跟我们说了,高中三年多谢您照顾我们儿子。”
秦志戬接过来那么一把山药,也笑了“那您四年后还得再来一趟,我现在是江苏师范的客座教授了。”许昕碍着他妈没蹦起来,黏糊糊的开始跟他妈撒娇。
“妈!你看!我能和秦老师一起去上大学了!”


两个月后,两个人迈入了婚姻的殿堂【滚】
江苏师范的大门